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邮件登录 +  
· 我心中的璜溪河 · 《姊妹花》来自幽谷的清泉 · 修水访古 · “扫黄打非●护苗2018”专项行动走进九江外国语学校 · 赣江源头在哪里
 
· 红色遗嘱背后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红色遗嘱》主题讲座在九江举行
· 回望井冈,不忘初心——《井冈山斗争史话》座谈会在深圳举行
· 狂欢派对双11价到全场五折起
· 喜报 | 江西人民出版社在集团第五届职工运动会中勇创佳绩
· 喜报 | 我社15种图书荣获第32届华东地区优秀哲学社会科学图书奖
· 传承五千年文明 讲述中国好故事——新版《中国文化ABC》上市
· 用安全知识的护甲把孩子武装起来!
· 深挖地方文化资源,推动文化强省建设——精品图书《至德崇仁》出版发行
· 喜报 | 江西人民出版社4种图书喜获第二十一届华东地区古籍优秀图书奖
· 伟大时代的原生态记录——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图书《八十个江西人的四十年》出版发行
· 重来红色安源 牢记出版使命——江西人民出版社党支部开展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培训活动
· 中国出版协会理事长柳斌杰一行到江西人民出版社考察
· 报的正义与分的正义——“西方正义理论译丛”总序
· 再创佳绩!江西人民出版社5种图书入选2018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丝路书香重点翻译资助项目
· 江西人民出版社书声朗 | 邓涛为什么要说老南昌?
 
畅销图书
 



铁骨铮铮
作者:朱良燕   定价:¥ 20.00   出版日期:2016-07-21
  【开 本】 16 【ISBN号】9787210082743
  【浏览次数】 975 【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


 
内容简介
 
  本书为《红色小英雄智斗系列》之一,丛书把枯燥无味的革命史与现在孩子的阅读心理特点有机结合,从小孩子的视野用红色故事的形式,结合现在孩子阅读兴趣,再现当年苏区烽火岁月中红小鬼的生存状态和他们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本册内容讲的是红军主力部队转移后,淼淼的舅舅——粤赣省苏维埃政府裁判部部长许承苍,回家乡扩红,刚与乡苏维埃主席许克桂碰头,便被白狗子抓了。淼淼目睹了被抓的一幕,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谁出卖了为老百姓谋福利的舅舅?与此同时,淼淼的爸爸突然“发达”了,不仅吃香的喝辣的,还当上了保长。纸包不住火,原来淼淼爸爸的“发达”竟然是出卖淼淼舅舅换来的。牢房外面,淼淼与哥哥王家耀等展开了救援行动,但皆以失败告终。牢房里面,为了从淼淼舅舅身上获得游击队的信息,白狗子软硬兼施,严刑拷打、威逼利诱,乃至使出美人计。淼淼舅舅始终不为所动,守口如瓶,最终英勇就义。
  本书入选“2018年农家书屋重点图书推荐目录”。
  

精彩书摘

  对面那间牢房里的人悲情高歌 :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可儿爸爸来到铁栅前,看见对面牢房里关押的竟然是他们游击队的杨排长,吃惊地问 :“杨排长,你怎么也被他们抓起来了?”

  杨排长已经被敌人折磨得奄奄一息,靠在铁栅旁,缓缓地说 :“那天,您回老家要壮大游击队伍,因为王富贵那个叛徒狗告密,被捕了。当天,王家耀就赶到我们游击队报信。我带着几个战友想救您和许主席出来,还没到西江,就落入了王富贵他们设下的圈套里……王富贵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听说他竟然用自己儿子的脑袋做了高官的垫脚石,现在都当连长了?”

  可儿爸爸点了点头,沉痛地说 :“家耀那孩子,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真是一个好孩子,今年才二十一岁,就去了!”

  “许许多多比我们年轻的战士都先我们去了。”杨排长动情地说,“但是,他们的精神是永存的。”

  这时,大牢的门“嘭”的一声开了,刘副官带着几个白狗子抬着火炉、水桶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柳晨曦“啊”的惊叫了一声,闪到了可儿爸爸身后,惶恐地问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疯狗要咬人了!”可儿爸爸恨恨地说。

  刘副官带着那些人在可儿爸爸那间牢房门口停了。

  可儿爸爸的心抖了抖,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白狗子打开了杨排长那间的铁门,把东西抬了进去。

  刘副官嘴里叼着一支烟,饶有兴味地看着白狗兵把杨排长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从火炉里夹起一块烧红的铁块,威胁道 :“说,你们游击队的主力藏到哪里去了?”

  “你们不是说我们是断了水源的池塘,只管优哉游哉地把池塘里的水车干就是了吗?”杨排长讥讽道。

  “说不说?不说,我就要把铁块摁过来了!”白狗子暴跳如雷。

  杨排长坦然地笑了,闭上眼睛,淡淡地说 :“来吧!”

  “嗞!”

  红红的铁块摁在杨排长胸前,冒起了阵阵乌烟,同时,浓浓的焦煳味随着烟雾的升腾弥散开来。

  杨排长的脸只微微地抽动了一下。

  刘副官被杨排长的样子激怒了,拔出烟头,狠狠地扔在地上,然后夺过白狗子手里的铁钳,把那块快要冷却的铁块放回火炉里,换了一块红红的铁块,恼怒地问 :“说不说?不说,我让你好受!”

  杨排长的嘴巴闭得紧紧的,脸上依然露着淡淡的微笑。

  刘副官忍无可忍,夹着红红的铁块,对准杨排长的脸上摁去。

  “嗞——”

  “啊——”

  这一声惨叫不是从杨排长嘴里发出来的,而是从柳晨曦的嘴里发出来的,她早已吓得脸色铁青,哆嗦着,冷汗涔涔地倚在可儿爸爸身边。

  可儿爸爸的眼睛湿了,背转身子,不忍再看。

  “哗!”

  一勺冷水泼在杨排长脸上。

  杨排长悠悠醒转,目光冷冷地看着白狗子。

  “说不说!”刘副官咆哮。

  杨排长的目光闪动了一下,脸上又露出了淡定的微笑。

  刘副官气得火冒三丈,换了一块红铁块,再次向杨排长身上摁去,一边摁一边咬牙切齿地说 :“不说?我让你去死!”

  杨排长又一次晕了过去。

  一勺勺冷水泼过去,杨排长再也没有醒过来。

  一个白狗子说 :“他可能死了。要不,把他拖出去吧。”

  另一个白狗子说 :“还是等等吧。万一没死,这不反倒便宜他了?”

  “都这个样子了,还能活?”又一个白狗子说。

  刘副官手里的铁钳“当”的掉在地上,咬着牙,两手攥拳,浑身抽搐了好一会儿,喃喃地说 :“这些共产党员真是邪门了,难道他们的身体不是肉长的?怎么就不知道痛呢?”

长按或扫描购书




 
江西人民出版社责任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江西新媒体出版有限公司设计维护 技术支持0791-87713883
联系地址:南昌市三经路47号附1号  邮编:330006 发行联系电话:0791-86898815 编辑业务联系电话:0791-86898825
传真:0791-86898827 Email:jxpph@tom.com
新出网证(赣)字10号
您是第
位来访者
文章总数 1221
图书总数 2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