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邮件登录 +  
· 书是最好的礼物 · 互联网并非永久免费 内容付费将迎来少数人市场 · 我和书的故事 · 2017年数字出版往何处去 · 渠道为王 更要内容为本
 
· 让出版物活起来——江西人民出版社“经纬论坛”第二期开讲
· 《亲子》杂志光荣入围首届出版融合技术·编辑创新大赛
· 美文伴成长 护苗到九江——江西人民出版社《中外名家美文精选》进校园
· 用阅读的翅膀放飞孩子的梦想——江西人民出版社“课内海量阅读”特色品牌荣获“2016—2017年出版发行集团品牌传播金案金奖”
· 千秋青史更留红——读长篇历史小说《方志敏》
· 新书荟 | 《你我对读儿歌100首》出版
· 我社“课内海量阅读”特色品牌入围“2016-2017年度出版传媒集团十大品牌传播金案”推选活动
· 学习贯彻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精神暨《习思践悟》第二次编写研讨会在江西人民出版社召开
· 新书荟 | 《 江西古陶瓷文化线路》出版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系列读本编撰出版工作研讨会成功召开
· 《零秒思考:像麦肯锡精英一样思考》入选百道网5月好书榜
· “温暖童心·书香六一”——南昌市第三届“童乐汇”《亲子》杂志为孩子们送欢乐送知识
· 体例创新 考据精审——评丁功谊、李仁生《文天祥年谱》
· 为了读者有一本喜爱的图书
· 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读者
 
信息
 
 
我和书的故事
来源:温燕霞 发表于2017-04-23 22:10:15.0
 

 

  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和书之间,将有着异乎寻常的关系。虽说没有发生像贾宝玉“抓周”抓到胭脂盒那样具有象征意义的事情,但我从识字开始,就对各种各样的书籍怀有崇敬、爱惜的心情。每当我注目那些整齐的字体时,思绪便无端地活跃起来,仿佛那一行行、一页页的字迹,是一张张莫测的人脸,只要耐心阅读,便能解开个中之谜。所以,当我以书为裘,拥书而卧时,我便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冥冥中的那份神奇。心想如果不是和书有着前世的邀约,今生怎会视它如知己呢?

  说起来,书的确有着深远的意趣。每一次的开卷,都如启开一扇窗户,一个崭新的世界,栩栩地展现于眼前;而每一次的阅读,都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沉浸,它让我的灵魂随风飞舞,然后穿透时光厚重的铠甲,回到以往,去到别处。而这,正是书魅惑我的地方。

  记得小时候,只要有空,我定埋首于缤纷的小人书堆中,看玉荣、龙梅怎样在风雨中追赶失散的羊群;想像杨子荣只身潜入威虎山的惊险;在精美的舞蹈造型中欣赏志愿军战士奇袭敌营的壮举,并学着李铁梅的模样,手握辫梢,轻咬银牙,高唱一曲《红灯记》中的插曲……呵,多年过去,歌声已逝,小人书也成了竞相叫价的藏品,但于我而言,它却始终灵动而蓬勃,仿如一颗种子,深埋在心田深处,随时会破土而出,并放飞几道缠绵的目光,让我深陷于一种对书的恋慕情网中,欲罢而不能。

  也许,正因为如此,我和书之间,才会有那么多美妙的尴尬。当我还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时,竖版本的《红楼梦》就被我囫囵吞枣地咽下了肚,并在一个月明星稀、蛙声如鼓的夏夜,于水样的月辉中,为黛玉的死失声恸哭。妈妈诧异地过来询问,我哭了许久,才哽咽着道出原委。妈妈一愣,良久才长叹一声:

  “傻孩子,黛玉死了跟你有什么相干?那是书里的事呵,快,吃西瓜去!”

  我摇着头,拒绝了妈的建议。就当时而言,黛玉的死已不仅仅是书中的事,而是我心中的事,我已完全沉浸在书中,仿佛自己也成了大观园中的一员,正与曹雪芹笔下的人物同生共死。这种深刻而奇特的体验,使少女的我,有了几分难得的忧伤与成熟,也算是书籍给我的一点点赠馈吧。

  后来,上了大学,整日与书为伴,我和书,如同一对耳鬓厮磨的闺中密友,有了更多的交流与默契。大学四年,最爱去的地方是图书馆。那透过玻璃窗隐约可见的书架,如同情人张开的臂膀,随时等待我的到来,当我徘徊其中时,顿觉天地广阔、学海无涯,作为莘莘学子的我,唯有勤奋,才能穷其有限,于是,快乐的阅读便有了更多的负载,理想之舟,开始在书海中乘风破浪。我想,彼岸也许就是那文学的乐土吧?爱书的我,由此有了当作家的梦想。为着这虚幻的目标,我拼命地看书,直看得首如飞蓬、两眼发呆,被同学喻为“蛀书虫”。有一年夏天,我乘火车到外地去探望一位亲戚,不料在车上看小说太专注,竟坐过了站,只好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住了一晚,一时在同学中传为笑谈。

  大学毕业以后,我在省广播电台担任编辑,依旧以墨为邻、以笔为伴、以书为友,尤如越剧《红楼梦》中黛玉的唱词:我一生,与诗书结成闺中伴,与笔墨结成骨肉情……而且,由爱看书到自己写书,这之间质的飞跃,也应该是书为媒。

  在我的作品中,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的长篇小说《夜如年》似乎与我的阅读有着最大的关联。当我翻看民国初年的史料、浏览那些江南民居的照片时,《夜如年》中那些苦命的女人便依次从我心中走出来。她们在一个具有客家特色的围屋中爱和恨、生和死,悲剧的命运揭露了那个年代的黑暗。而我,也通过这本小说的创作,满足了一种对民国初年那个时代的好奇,这似乎是大学四年历史专业给我的最大回报。

  回望过去,再看看现在,自己走过的每一步,都和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我想,书不但是我通往成功的阶梯,还是我创作活动的源泉,同时,它也是我前世结下的一份善缘。


 

 
江西人民出版社责任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江西新媒体出版有限公司设计维护 技术支持0791-87713883
联系地址:南昌市三经路47号附1号  邮编:330006 发行联系电话:0791-86898815 编辑业务联系电话:0791-86898825
传真:0791-86898827 Email:jxpph@tom.com
新出网证(赣)字10号
您是第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