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邮件登录 +  
· 傅伟中:坚持正确导向 强化主业思维 · 出版业须厚植工匠文化 · 书是最好的礼物 · 互联网并非永久免费 内容付费将迎来少数人市场 · 我和书的故事
 
· 五载砥砺结硕果 书海扬帆启新程——江西人民出版社发展成绩综述
· 欢乐中国,喜迎十九大 | 江西籍开国将军故事
· 欢乐中国 喜迎十九大 | 红色井冈 魅力无穷
· 欢乐中国 喜迎十九大 | 南方昌盛之地
· 出版的路,他们这样迎面走来——“选择·坚守·成长”江西青年骨干编辑经验分享会
· 江西人民出版社的报告文学样本——作者蒋泽先书写支月英的过程,就像谈了一场恋爱
· 《绿野苍生——中国最大淡水湖湿地南矶探秘》的作者在江西教育电视台接受访谈
· 2016年度全国优秀古籍图书获奖名单揭晓
· 2017年全国文史图书订货会隆重开幕
· 江西人民出版社2种图书荣获2016年度全国优秀古籍图书奖
· 第32届全国古籍出版社社长年会暨2016年度优秀古籍图书评奖会在南昌召开
· 江西人民出版社小学生廉洁修身读本《做一枝高洁的莲》正式进入南昌县小学课堂
· 亲子?晟鸣小小电视台入驻江纤保育院 圆满完成首期节目拍摄
· 道不尽百世红楼情 :《诗词匾联窥红楼》
· 牢记誓言 不忘初心——江西人民出版社全体党员重温入党誓词
 
信息
 
 
春过江南——我的心灵岁月
来源:陈世象 发表于2017-07-26 08:56:40.0
 

编辑推荐语

   山如画水如诗的美丽武宁,养育了善文为赋、情感丰富的武宁人,孕育了内涵深厚、特色鲜明的武宁文化。翁还童以天下观天下,于寻常中见高远。以文化人,以人化文,正可一读他的新书《春过江南》。




内容简介

  本书是翁还童散文选集。有庐山西海历史人文画卷;有旧时山村古朴独特风景;有一个时代的乡土情怀;有精神成长的深远印记。是人类生命之微尘,也是世界洪荒之宇宙。春过江南,可以观,可以兴,虽里巷歌谣,亦可以是国之风。


作者简介

 

  翁还童,本名翁地季,曾用名翁第计,江西武宁人,曾任中学教师,现为机关公务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九江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教师博览杂志社签约作家。执行主编《武宁县教育志》,著有小说散文集《无人喝彩》。

 

名家评价

傅国涌

  翻开《春过江南》,特别是有关故乡、少年时光的回忆,清新可诵,温情朴素,其中可看见一个乡村少年的心灵,也可看见一个时代的荒芜。文学不就是怀着乡愁的冲动到处寻找家园的过程吗?从这一意义而言,这些文字既是作者对故乡的回望,更是一种寻找。

傅国涌简介

  历史学者,自由撰稿人,当代中国著名知识分子。浙江乐清人,现居杭州。主要关注中国近代史,特别是百年言论史和知识分子问题等。人民网、共识网、天益思想库均有专栏。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金庸传》《百年寻梦》《叶公超传》《追寻失去的传统》《1949年:知识分子的私人记录》《发现廿八都》等。

范晓波

  《春过江南》中,印象深的是山村旧事这个小辑,它们是从泥土里生长出的文字,携带着庐山西海的水汽,也携带着过往时代的烟火味。它们循着个人记忆按图索骥,记录的却可能是更多人的童年、少年与青年,还有一个人的精神自修。

范晓波简介

  《星火》杂志主编,滕王阁文学院副院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人民文学》《十月》等刊发表作品一百多万字。作品入选《21世纪散文典藏》等100余个选本。曾获第二届“冰心散文奖”单篇作品奖等奖项。出版有散文集《正版的春天》《带你去故乡》及长篇小说《出走》等多部。

陈然

  人间有草木,村庄里也有诗经。《春过江南》这本书既关乎现世的桃花源,也关乎故纸的幽梦影。她是一个山里多情男人的山河岁月,一个浩瀚西海边作家的今生今世,一个基层教育工作者的神圣忧思,一个地方文学组织者的古道热肠和炉边夜话。她有风,有雅,亦有颂,有儒,有道,亦有禅。她不怕无人喝彩,但求有人共鸣。

陈然简介

  江西省文联《创作评谭》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人民文学》《当代》等数十家文学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300余篇,长篇小说3部。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新华文摘》《中篇小说选刊》《作品与争鸣》等刊转载并入选多种年度最佳选本。出版有小说集《幸福的轮子》《我没有什么可说的》《捕龙记》等多部。

刘堂江

  这是一部散文集,可是读出来的分明是故国家园的诗——诗意、诗情、诗心的春意勃发。这诗抒发的是乡愁,是人类亘古未变的忧思与远意。这是美文,彰显大美;这是真情,感动心灵。这就是我的同道者翁还童先生的新著——《春过江南》。

刘堂江简介

  历任《人民教育》总编辑、《中国教师报》总编辑、中国教育报刊社常务副社长,现为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未来教育家》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作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国家图书奖、星光奖等多项。

方心田

  厚实的生活,扎实的功底,平和的胸襟,平淡的语言,是翁还童先生其人其文给我的印象。《春过江南》,山花烂漫。

方心田简介

  《江西教育》《教师博览》杂志负责人。编辑,作家。出版有《无语的乡村》《平静的忧思》等。

 

精彩书摘

剃 头

  我乡下理发叫剃头。小时候去剃头真的像要上杀场一样,有那样恐惧。头发总要蓄到老长,也不愿意去理。父亲就骂我是长毛贼,总是被逼着才去剃一次。

  剃头匠是本村的一个老年男人,辈分比我父亲还高一层,村里人称呼都是按辈分来的,我就叫他英福公。但是英福公的妻子我们却又叫她母,就是伯母的意思。后来才知道母的丈夫和我父亲是一辈的,那个伯伯中年去世,英福公才与母结合。母之前没有生育,抱了一个望郎媳,取名邻香,招了一个青年做儿子,按派行取名第华,继承的是那个伯伯的香火。所以我就叫他们邻香姐,第华哥。我不记得邻香姐他们夫妻是怎样称呼英福公的,但是他们的儿女都是把英福公称作太的,就是比母要高了一个辈分。一个家庭里面这样称呼起来是有点尴尬的,显示礼的不可逾越。

  英福公瘦小身材,常年剃光头,一双眼睛又小又深,好像个瞎子似的,大概也确实是近视眼。一个眼睛不好的人,在你头颅上动剪动刀,自然是提心吊胆。加之他辈分高,又不苟言笑,小孩子本来就有点怕他。尤其可怕的是,他喜欢用剃刀。我乡下形容一个人衣服脏,会说就像毙刀布一样。英福公剃头,不拘老少,推剪过后,就取出剃刀,在那个污秽不堪的毙刀布上来回擦拭,有点磨刀霍霍的架势。然后按着你的头,就前后左右地来回修刮。小孩子又没有什么毫毛胡须,他也要走程序一样,刮得人奇痒难忍,又不敢动。每剃一回头,就像过难一样。

  那时候,村里人剃头都是一年一包的。就是一个头一年两块钱,每月剃一次,平时也不付钱,到年底一起结算。村子虽然小,才二十多户人家,剃头却享受上门服务的待遇。英福公背个剃头箱,走到人家里,喝一声,某某,剃头咯!这人不管在田里,还是在地里,就赶快洗脚上岸,回家,叫家里堂客烧洗脸水。或者是堂前,或者在门口坪,一椅一凳,就摆开摊子剃头。椅子是用来挂毙刀布放剃头箱的,凳子是剃头的人自己坐的。乡下没有什么新鲜事,小孩子看剃头也津津有味。英福公剃头的时候,一般的发型有四种,一是锅盖头,二是西装头,三是平头,四是光头。小孩一般是锅盖,青年一般是西装或平头,老年一般光头。人们享受的多是修脸和取耳,英福公也乐此不疲。修脸前面说过,不光脸上到边到角,洁净一新,就是眼皮,耳根里外都要反复修刮,大人好像非常享受这个过程,舒服得睡过去。取耳就是掏耳朵。他那个箱夹子里有一个竹筒,专门装这套工具,好像有刀、夹、勺、刷之类,也是按程序来的。取的人全神贯注,蹬着马步,眯缝眼睛,呲着牙齿,不停交替各种工具。被取的人闭着眼睛,裂着嘴巴,哼哈叫着。每取出一块,就叫剃头的人用手来接,小心嗑在掌心,像什么宝贝似的。这个过程,英福公说是给人出粪。一面出还一面交流,出得好不好,舒服不舒服。仿佛耳朵被塞住一样,取耳过后,有一种通达舒畅。

  除开每个月为村里人剃一回头外,英福公还会用那把剃刀给别人家割猪。猪崽捉回来,养些日子,不管公猪母猪,都要割去生殖的根本,好让它一心长肉。到了时间,将英福公请来,主家在猪栏将猪崽捉住,英福公将剃刀放在嘴上咬着,用脚踩着猪身,用手来找准位置,然后从嘴上把剃刀取下来,划开那个地方,找出要切除的东西,一刀割去。伤口用刚刚从罗罐铁锅底下刮下来的烟锅煤糊上就好了。

,

  人多一样手艺就多一份尊严。乡间百工让乡村自足,也让各种人有用武之地,让人生丰富。好像什么人适合做,什么,早就由上天安,排好似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

  后来,不是每个村子都有剃头匠,英福公要背着剃头箱到附近村子去剃头。虽然要走上十几里路,一天下来也收入微薄。田地里的事本来就做得少,年纪大了更做不动了,日子就很艰难。

  像裁缝、篾匠、铁匠、木匠在村子里消失一样,英福公走了之后,村子里也没有了剃头匠。

 

 
江西人民出版社责任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江西新媒体出版有限公司设计维护 技术支持0791-87713883
联系地址:南昌市三经路47号附1号  邮编:330006 发行联系电话:0791-86898815 编辑业务联系电话:0791-86898825
传真:0791-86898827 Email:jxpph@tom.com
新出网证(赣)字10号
您是第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