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邮件登录 +  
· 我心中的璜溪河 · 《姊妹花》来自幽谷的清泉 · 修水访古 · “扫黄打非●护苗2018”专项行动走进九江外国语学校 · 赣江源头在哪里
 
· 国家公祭日 | 有些历史,我们绝对不能忘
· 喜报 | 我社3种图书4个语种入选2018年 “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项目
· 江西人民出版社双12 全场五折活动
·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主题活动 | 《八十个江西人的四十年》读者分享会在南昌举行
· 喜报 | 江西人民出版社总编辑游道勤荣获中国十大“优秀出版编辑”
· 江西人民出版社·护苗2018 | 吴邦国:每个孩子的梦想都值得尊重
· 以人民为中心 在改革开放中铸就出版新时代——江西人民出版社改革开放40年历程
· 红色遗嘱背后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红色遗嘱》主题讲座在九江举行
· 回望井冈,不忘初心——《井冈山斗争史话》座谈会在深圳举行
· 狂欢派对双11价到全场五折起
· 喜报 | 江西人民出版社在集团第五届职工运动会中勇创佳绩
· 喜报 | 我社15种图书荣获第32届华东地区优秀哲学社会科学图书奖
· 传承五千年文明 讲述中国好故事——新版《中国文化ABC》上市
· 用安全知识的护甲把孩子武装起来!
· 深挖地方文化资源,推动文化强省建设——精品图书《至德崇仁》出版发行
 
信息
 
 
江西人民出版社书声朗 | 邓涛为什么要说老南昌?
发表于2018-10-10 11:08:02.0
 

 

 

  有些事情是一拍即合的。在江西人民出版社本是聊我的一本新书,说着说着,节外生出《邓涛说老南昌》的新枝。大家都说可行,可我顾及平舌、翘舌在我这个土生的南方人口腔里很不利索,且乡音难改,有点迟疑。

  社里的创造团队说,无碍,都知道您不是播音员,原汁原味地听一个“老南昌”说老南昌是挺有趣的事。说起来也是,许多南昌人口口声声爱南昌,其实并不完全了解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这座城市,从历史学角度,2200多年建城史的南昌的确不是一座平庸的城。近十年,我应邀著述有关南昌文化的读本已有三种,其中有两种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以前还在报纸上开过专栏谈论南昌的往事。为适应网络时代的阅读新诉求,读者变听众,《邓涛说老南昌》倒是可以试试。

  三伏天,我们的创作团队在社领导的支持下立即开启了录制工作。虽然辛苦,就当是一件有趣的事,以致乐不知暑。我们的努力只是为了让更多人高看一眼在水一方的南昌,厚爱一分人文丰厚的南昌。这是一次尝试,出于个人原因,有很多不足,也希望得到听众们的指正和理解。

  好吧,开讲,有劳各位耳朵受累了。 


 

离去就是一次出发——丑汉澹台灭明的南游

  我颇为费解:形貌已经够丑陋的孔子凭什么嫌弃澹台灭明(子羽)?因为爹娘给了一张额低口窄、鼻梁塌陷的脸,仿佛就是澹台灭明与生俱来的错,就必须克服心理上的障碍,就必须遭遇世俗社会里不平等的待遇?在歧视的眼神中,竟然还有孔子这样一位已是阅人无数、已是饱受冷落、已是知天命的一位至圣至伟的老先生。

  只要是吃五谷杂粮的人,就免不了瑕疵。就算是孔子,也有一身俗气。

  一张丑脸诱发了春秋时期一起重大的文化事件。

  常熟人言偃(子游)是孔子门下七十二贤中唯一的南方弟子,甚受宠爱。您看孔先生眉飞色舞的样子:“吾门有偃,吾道其南。”说的是孔门有了言偃,他的思想就可以在南方发扬光大。 

  那时言偃在武城任邑宰,师徒二人唠嗑,孔子打听起他身边的人才。

  子问曰:“汝得人焉尔乎?”

  偃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於偃之室也,不至吾处。”

  言偃迅速勾勒出刚直、正派且颇具个性的人物形象,应该讲是非常准确的,其一,澹台是位不走小路邪道的人;其二,没有公事,他绝不到言偃那窜门子。

  这么一段有力度的推荐辞作为澹台灭明出场亮相的前奏,又与孔子判断人才的标准对上了路,一切都应该很顺畅。当澹台灭明亮出他奇怪的脸后,老师却极度主观地拍了一下脑袋,“状貌甚恶。欲事孔子,孔子以为材薄”。(《史记》)

  若是说孔先生骂宰予“朽木不可雕也”,还有一份严师对学生恨铁不成钢的真切,那么他对待澹台灭明完全是一副冰冷的面孔。“既已受业,退而修行”(《史记》),这种伤人的方式完全是不顾情面、不留余地,孔子本来长得就丑,现在看这绝情的样子就显得更丑了。

  被扫地出门肯定是尴尬的,澹台灭明在山东是待不下去了。

  澹台不嫌弃自己的脸,很有一股年轻气盛的牛脾气,干脆走吧!离开家乡德州武城,离开执拗的老师和朝夕相处的同窗,似乎这一走真要去一个大伙都找不到的地方。

  不少丑人的故事深刻地触及着我们的灵魂,《巴黎圣母院》里敲钟的驼背怪人卡西莫多,不被曹操礼遇的才子张松… … 其貌惊人,都是因为丑,真实的美岂能一眼看出?

  有人说在吴国看到了澹台的那张丑脸,也有人说他去了更远的蛮夷之地,孔子的光辉思想被乡愁中的弃徒踟蹰只影地在不毛的南方传播着。

  他像一位在大地上忽然失联的人,孔子和环绕着他的爱徒们都不知澹台的去向,渐渐开始淡忘他的那张丑脸。

  一个湿漉漉的灵魂在叠叠峰峦中游走,虎狼出没,人丁懵懂。滂沱的大雨,时时袭扰的野兽、毒虫和弥漫的瘴气,这趟远行充满着险恶,很可能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 

  谁能理解澹台灭明初来时的孤独?水土不服,语言不通,所见所闻都那么陌生,冥顽不化的土著几乎不愿腾点檐角让这位长着一张鬼脸的生客驻足。

  居无定所的澹台灭明顾不得性命之忧,只好呆在一座山上。雨是流不干的眼泪,等来一轮月亮,晒着他对故乡的挂念和老师的冷漠。当时尚无南昌城,东湖只是赣江边上的大水湾,尽管这里的民众不识礼仪,更不知仁德之理,但澹台灭明从他们的粗犷、野性中发现了朴素和天真。尤其是澹台灭明的教学很有一套方法,陆续有人围聚在他的身边,跟随着他的思想在山间丛林里穿行。

  南方人已经喜欢上他的那张脸。

  他打开一扇扇窗口,思想的阳光开始热烈地照耀着这片潮湿的土地。

  澹台灭明的人格感化着南昌地区的先民们,从而,他的名字符号式地成为南昌历史最早的文化记忆,澹台灭明便是江西文脉的源头,他在这方水土种下的文化基因终结了赣北苦难的蛮荒史。

  史书上有一句话总结了他的成果:“从弟子三百人,设取予去就,名施乎诸侯”。澹台门下弟子三百,显名于诸侯。江湖上的好事者杜撰着各种澹台灭明的故事:有人说灭明携宝玉渡河,船至水中央,二蛟夹击,欲夺宝玉。灭明喝之:“可以义求,不可以力劫” 。挥剑斩蛟,并将宝玉投入河里,以示不吝啬,宁让钱,不让言。

  孔子已是垂垂老矣,一方大耳还能听到四方之事,他对自己的偏狭、荒谬进行了彻底地反思,懊恼地自责道:

“吾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澹台灭明的南行完成一次历险,他敢于挑战的大无畏气概,孔子门下绝无。唐代封澹台灭明为江伯,宋代又封他为“金乡侯”。历史最终表明了它的态度:向一张丑脸致敬!

  儒家后学们以特殊的方式将澹台灭明迎回孔子门下,将他列于孔庙大成殿前,著名的七十二贤牌位中也占据一席之位。

  澹台灭明当然不知道历史会有这么一幕,离开原来是为了回来,老师终于与他不离不弃了。

  大江南北,许多地方都慕其名仰其志,表述着一种挽留:苏州有澹台湖和澹台子祠,杭州有澹台灭明的石刻像,山东平邑、费城、衮州以及河南开封均有澹台墓。

  但更多的目光聚于南昌,进贤门、进贤县、栖贤山……无一不在表明这座城市对他的感激,东湖之畔江西最具盛名的南昌二中老校区内保留着他的遗冢。有一则广为流传的故事,说的是宋朝绍兴年间一位叫钟傅的官员在南昌拆墙筑城,是夜梦见一丑汉向他哭诉,次日钟傅接到报告,在城东南角挖到澹台灭明的尸骨。钟傅立即下令停止施工,修复澹台墓,并筑立一亭。这件古怪的事竟成为澹台墓在南昌的重要说辞,证明当地老百姓从来就没有改变一种观点,丑汉澹台灭明的躯体已融化在这片光耀的山水里。

  澹台灭明无半字流传,但他的事迹被层出不穷的诗文点赞。

  不知唐宋八大家之一韩非先生从哪里道听途说,认为澹台灭明不但不丑,还应该是美少年。老百姓心里都藏着一面明镜,口口相传,硬是把丑汉变成了帅哥。


 
江西人民出版社责任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江西新媒体出版有限公司设计维护 技术支持0791-87713883
联系地址:南昌市三经路47号附1号  邮编:330006 发行联系电话:0791-86898815 编辑业务联系电话:0791-86898825
传真:0791-86898827 Email:jxpph@tom.com
新出网证(赣)字10号
您是第
位来访者
文章总数 1228
图书总数 2150